本站搜索
百度搜索
搜狗搜索
新人报道 留言咨询 实名投诉 国家监督 全搜搜索
主办:中媒联动——中国传媒联盟 旨在:联动百媒 互动传播 关注民生 反腐倡廉 弘扬友爱 可帮企业策划宣传 可助百姓依法维权 您最需要时——我们最及时
网站公告:做五秒钟电视广告只需50多元——本项目正在诚征各地代理 点此进入国家举报 点此查看加盟合作——本站人才招聘公告
当前位置: 主页 > 质监 >

追访安徽阜阳大头娃娃命运变迁:劣质奶粉 留证十年

时间:2013-10-24 17:28 来源:新华网作者:新华网
10岁的宋悦悦摊开双手,8根手指顿时伸展,两根食指却弯向手心。父亲宋振福摇摇头:“伸不直了,如果硬掰就疼。”

追访安徽阜阳大头娃娃命运变迁

    劣质奶粉 留证十年

  家住阜阳市阜南县苗集镇大蔡村的婷婷也是曾经的大头娃娃。一晃十年过去,现在的婷婷体形瘦弱,与当初生病时浮肿虚胖的形象判若两人 摄/蒲晓旭

  十年过去,曾经的“大头娃娃”悦悦摊开双手,两根食指却无法伸直 摄/蒲晓旭

  在张林伟家里,至今依然保留着一盒劣质奶粉。长年诉讼,也让他积攒下一沓材料 摄/蒲晓旭

  悦悦十年前喝过的劣质奶粉包装袋,宋振福至今依然保留着 摄/蒲晓旭

  10岁的宋悦悦摊开双手,8根手指顿时伸展,两根食指却弯向手心。父亲宋振福摇摇头:“伸不直了,如果硬掰就疼。”

  同为人父的张林伟则有些疲惫,失去女儿的他,诉讼维权获赔,却迟迟拿不到执行款。长年诉累让他心力交瘁。

  这是两个因劣质奶粉而命运发生转折的家庭。十年前的奶粉袋和早已板结的奶粉,被他们保留至今。

  “大头娃娃”事件远去已经十年。十年,已足以开启一个全新的纪元。但当我们走入这些家庭,才发现他们的命运已被那些境遇深深改变。他们是劣质奶粉的受害者,也是痛苦延续的承受者。十年来,他们有的入土为安,有的长高入学,但都随着时间流逝默默淡出公众视野。

  事件之后,阜阳再未出现因劣质奶粉致病的患儿。当初最先发现病情的医生感慨:“是这些患病的孩子,为后人做出了贡献。”

  劣质奶粉问题爆发十年之际,《法制晚报》记者奔赴安徽阜阳,追踪他们的命运变迁。

  不谋而合

  俩家庭均留有劣质奶粉物证

  2013年9月20日,阜阳市太和县桑营镇宋寨村。

  “嗵”!35岁的宋振福把一捆奶粉包装袋撂在地上,地面瞬时腾起一层土——“当时吃的奶粉袋,我还一直存着。”

  这18个塑料包装袋上面已灰尘累累,被一根细棉线捆成一摞。因为当初食用了这些奶粉,他的女儿宋悦悦成了大头娃娃。十年来,这些奶粉袋一直被他视为“证据”,悉数收集放在屋角。

  同样留有“证据”的,还有阜阳市颍泉区周棚镇王庄村村民张林伟。

  41岁的张林伟家堂屋的烛台下,压着一个方形的塑料奶粉包装盒。十年前,他的女儿蓉蓉夭折于食用该奶粉所致的营养不良。如今,盒内黄色的奶粉已经板结,形如肥皂。

  十年前,因为劣质奶粉,蓉蓉和悦悦的命运曾一度相似。

  2003年6月,阜阳市人民医院儿科主任刘晓琳发现,往年难得一见的营养不良病例,在当月一个月内就有四五例。再一打听,这些患者均为奶粉喂养的留守儿童;每月奶粉食用量在8至10袋,食量不小。

  在刘晓琳的建议下,一位家长将奶粉送检。结果显示,奶粉蛋白质含量只有2%,营养不如米粉。而当时的国家标准规定,奶粉蛋白质含量不应低于18%。

  一个月后,刘晓琳在阜阳电视台录制一档节目。节目中,她着重提醒家长要警惕劣质奶粉,并提倡母乳喂养。

  但张林伟并没有看到那期节目。

  三个月前的2003年4月3日,蓉蓉降生。张林伟怎么也想不到,女儿的生命仅持续了131天。

  宋振福同样没看到那期节目。他在当年的10月30日,抱着刚出生的悦悦高兴得合不拢嘴。

  同样因为缺乏母乳,同样是在女儿出生第二天,张林伟与宋振福各自从镇上超市买回了奶粉。他们并不知道,这些产品日后会带来些什么。

  病发住院

  百日女婴不幸夭折

  2003年8月7日,四个月大的蓉蓉住入阜阳市人民医院。

  最先发现问题的是张林伟的邻居,他们发现这个胖胖的女婴脖子有些溃烂,且全身浮肿。

  类似症状,也发生在悦悦身上。

  2004年3月,王秀丽发现,悦悦的两个腮帮开始下垂,嘴唇凹进浮肿的脸颊里,头也越来越大。王秀丽也带着女儿去了医院。

  这时,媒体开始广泛关注阜阳问题奶粉事件。大批家长带着孩子涌向医院。“我的孩子是不是大头娃娃?”所有家长迫切想知道答案。

  问题的爆发,直接刺激了进口奶粉涨价。张林伟回忆,当地一罐雀巢奶粉的价格,在一个月内从48元上涨到50元,继而飙升至86元,最终突破百元。

  2004年4月,阜阳市政府下发文件称,有阜阳户籍且在当地治疗的婴儿可享受免费救治。

  可蓉蓉没能熬到那一天。

  对于她来说,吃了的劣质奶粉,已注定将她的命运改变。躺在病床上,她不住地流泪,皮肤渐渐失去弹性,输液十分钟只能滴进一两滴。

  绝望一点点向张林伟袭来。2003年8月11日,他把住了四天院的女儿接回了家。

  次日,出生131天的蓉蓉走到了生命尽头。

  按当地习俗,夭折的孩子不许掩埋,而要放在地势高的山坡上,家长头也不回地走掉。张林伟不忍心,用毛毯裹着孩子,埋入了村边的公墓。

  “如果孩子吃劣质奶粉只有两个月,可能也不是这个结果。”张林伟一声长叹说。一连几天,妻子刘海皊哭得死去活来。

  阜阳“大头娃娃”事件爆发后,国务院派出调查组对当地2003年3月1日以后出生、以奶粉喂养为主的婴儿营养状况展开普查,因食用劣质奶粉造成营养不良的婴儿达229人。经调查组核实,阜阳市共有12名婴儿因食用劣质奶粉造成营养不良而死亡。

  始料未及

  康复女童被诊出佝偻病

  悦悦的病情虽然好转,但王秀丽还是发现了异样。“给她洗手的时候,发现她手指有些弯曲。我帮她伸直,她就哭。”王秀丽回忆说,当时女儿太小,她也不懂,就没有向医生反映。

  40多天后,悦悦康复出院。

  遵照医嘱,宋振福将劣质奶粉换成了名牌奶粉,王秀丽又搭配着奶粉给悦悦喂些饭。在每月数百元的奶粉开支面前,宋振福不得不离家外出打工。

  王秀丽后来发现,悦悦在拿玩具时手指依然伸不直。只有小学文化的宋振福安慰妻子:“等孩子再大些就好了。”

  2007年5月,小悦悦的妹妹文文呱呱坠地。有了之前的遭遇,宋振福将给文文的奶粉换成了30多元一袋的名牌产品。

  六岁时,悦悦上了一年级。因为双手食指无法正常用力,握笔写字对她来说成了一件难事。写不了几行字,右手就会发酸。为了控制笔,她不得不将笔攥在手心。时间长了,有同学叫她“鸡婆婆”。

  再后来,王秀丽又发现悦悦胸骨有些隆起。她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带着女儿去了镇医院。医生告诉王秀丽,悦悦得的是佝偻病,最好去大医院治疗。

  这是一种因维生素D缺乏引起的骨骼病变。在王秀丽看来,治疗这种病需要很多钱,在买了一瓶钙片之后,她将悦悦领回了家。

  也正是这一年,三鹿奶粉事件爆发。“大头娃娃”事件之后,奶粉安全受到空前关注。三鹿集团多名高管最终获刑。

  这一次,自幼奶粉喂养的文文却身体健康。

  “大头娃娃事件之后,国家对奶粉的检测标准严格了。但不法商家为了应对新标准,又在奶粉中加入了三聚氰胺。”刘晓琳说,早在大头娃娃事件中,三鹿奶粉就因蛋白质含量低被阜阳市列为不合格产品,如果当时处理妥当,或许就不会有后来的三聚氰胺事件。

  在一份2004年4月由阜阳市卫生局、工商局和消协联合发布的不合格奶粉名单上,记者发现,“三鹿婴儿奶粉”位列其中。

  备受鼓舞

  借法律援助诉讼维权

  对于失去女儿的张林伟来说,日子同样曲折而漫长。

  女儿死亡的第二个月,张林伟抱着吃剩下的五盒劣质奶粉,送到阜阳市疾控中心检测。结果出来,送检的奶粉蛋白质含量仅为2.56%,远低于国家标准18%。

  依据这一结果,2003年12月,张林伟与销售奶粉的超市、供应奶粉的食品公司达成协议,由超市和食品公司赔偿张林伟1.2万元,三方约定,此事就此了结。

  张林伟起初安慰自己,女儿已经没了,又能怎么样呢?

  但接下来的事让他始料未及。

  赔偿协议达成之后,张林伟只从超市拿到了5000元。他几经打听,才知道食品公司早就将赔偿的1.2万元拨给超市,只是超市负责人不肯足额给付。张林伟又向周棚镇工商所求助,超市这才又拿给了他2000元。

  “我女儿命都没了,他还把赔偿当生意,想从中赚一笔!”有些愤怒的张林伟向媒体诉说了自己的遭遇。报道之后,迫于压力的超市又拿出了3000元。加上此前赔偿的7000元,仍欠张林伟2000元。

  不久,当地政府将1万元慰问金送到张林伟手中,并表示可以提供法律援助。一位律师也从上海赶来,表示愿免费为张林伟维权。

  张林伟备受鼓舞。2004年6月,他将食品公司和超市负责人诉至阜阳市中级法院,索赔近25.4万元。

  从此,张林伟踏上长达9年的维权路。

  艰难执行

  六万余赔偿只拿到四万二

  即便有了法律援助,张林伟的诉讼也并不轻松。

  开庭时,食品公司辩称,蓉蓉生前除患有营养不良综合征外,还患有先天性甲状腺功能减弱,其死亡不能排除这一原因。

  张林伟又转而寻找证据。

  2004年7月,他拿到了女儿的死亡鉴定。

  这份由安徽省公安厅出具的刑事科技鉴定书显示,蓉蓉死于严重营养不良。

  凭借这一证据,2004年12月7日,张林伟与食品公司和超市负责人达成调解协议:由食品公司和超市分别赔偿张林伟夫妇5万元和1.2万元,且赔偿于协议生效15日内履行完毕。

  接下来便是等待。

  可左等右等,就是不见食品公司与超市负责人履行赔偿。

  2005年3月2日,张林伟向阜阳中院申请强制执行,法院随后扣下了食品厂的一辆普桑轿车。任食品厂法定代表人的哥哥表示,可以代为赔偿3万元。但他要求张林伟放弃其余2万元赔偿,与食品厂的赔偿就此结清。

  张林伟选择再次妥协。

  说起当初的决定,张林伟直摇头:“当时不该放弃,这毕竟是赔偿孩子生命的钱啊!”

  经张林伟一再争取,超市于今年夏天终于给付了最后一笔赔偿款2000元。也就是说,当初调解约定的6.2万元赔偿款,张林伟最终拿到的只有4.2万元。

  “打官司太费时间,到最后心力交瘁,还不如打工去挣这些钱。”坐在屋里,谈起自己走过的维权路,张林伟甚至感觉有些窝囊,他的眼神不时飘向屋外,声音踌躇而缓慢。(记者 蒲晓旭)



来源:新华网http://news.xinhuanet.com/fortune/2013-10/24/c_125594214.htm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