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搜索
百度搜索
搜狗搜索
新人报道 留言咨询 实名投诉 国家监督 全搜搜索
主办:中媒联动——中国传媒联盟 旨在:联动百媒 互动传播 关注民生 反腐倡廉 弘扬友爱 可帮企业策划宣传 可助百姓依法维权 您最需要时——我们最及时
网站公告:做五秒钟电视广告只需50多元——本项目正在诚征各地代理 点此进入国家举报 点此查看加盟合作——本站人才招聘公告
当前位置: 主页 > 监督 >

四川南溪刘跃琼遭遇强拆14年仍被“临时安置”

时间:2014-08-13 21:34 来源:中媒联动作者:中国传媒联盟
因产权人我公公韩卫宇已去世,受婆婆张兴荣委托,控告四川南溪县城建局对我家在南溪内北街 7 号的房屋强制拆迁、强制搬迁。我家被临时安置在偏避的街面达14年之久,至今没有得到合理补偿。四川宜宾市南溪区桂花街62号刘跃琼日前致函媒体,反映宜宾市南溪县(区)政府、城建局伙同开发商强抢民房、侵占私有房屋的问题。 据刘跃琼

“因产权人我公公韩卫宇已去世,受婆婆张兴荣委托,控告四川南溪县城建局对我家在南溪内北街 7 号的房屋强制拆迁、强制搬迁。我家被“临时安置”在偏避的街面达14年之久,至今没有得到合理补偿。”四川宜宾市南溪区桂花街62号刘跃琼日前致函媒体,反映宜宾市南溪县(区)政府、城建局伙同开发商强抢民房、侵占私有房屋的问题。

      
    据刘跃琼反映,1998年初,原南溪县对县城(南溪镇)旧城街道实施改造,刘跃琼的公公韩卫宇名下位于南溪内北街 7 号(工会对面)的私有房产——县城主街道黄金地段门市、住房被列为拆迁的范围。但是,无论依据当年的法律、法规,还是依据公平、合理、等价、有偿的民事原则,组织拆迁的当地建设行政部门均未按依法合情、合理的方针处理房屋拆迁及安置补偿。为了打造所谓的“巧打土地牌,滚动求发展,政府不出一分钱,净赚 220 万”的目标,将地段卖给重庆璧山二建司。当时,该开发商既没有拆迁许可证,也没和刘跃琼家达成任何拆迁安置协议,只是花 4 万元临时租用南溪镇芽菜仓库一年,用于安置被拆迁的几十户住户。官府一声令下,百姓流离失所。

      
    根据当时的“南委发[1998]3号”文件第四条第5款和“南城字[1998]7号”文件精神,政府为维护开发商和自身的利益,实施利润分成。一级地段开发,所得利润各50%。政府先是出公告对房屋的土地使用权作废,然后是城建局出面对没有土地所有权的房屋进行廉价补偿,开发商一直在政府、城建部门的身后躲避着。1998年政府分管城市建设的领导邓某某亲临刘跃琼家,伙同城建局对刘跃琼家进行强制拆迁。他们单方面的只按作价补偿方式办理,对刘跃琼家计算的房屋价格为 155 元 / 平方米,建成后的门面价格达 4500 元 / 平方米,相差 20 多倍。刘跃琼家在原地重庆壁山二建司开发建造的新房屋31—32号门面内诊所营业 10 个月,于2000 年 4 月 26 日上午 9 时,南溪穿制服的和数十名不明身份的人共同对刘跃琼家进行强制搬迁至南溪桂花街过渡居住,至今寄人篱下。
    至今,刘跃琼家被“临时安置”在偏避的街面已达十几年了,没有任何拆迁协议,也没有得到合理赔偿,更没有得到产权置换的房屋。在长达十几年的时间里,流水般轮换的领导没有给刘跃琼家任何实际的解决,刘跃琼家仍是失去私有产权,至今寄人篱下。
    “我家是小老百姓,合法的房产的权利去哪里了?”刘跃琼希望能够得到国家法律法规规定范围内的合理补偿,得到属于自己的家园。“我将为这一权利抗争到实现‘法律大于权力’的那一天。”刘跃琼说。(来源:中国反腐快报网  作者:金义方)

                                                                            
附:四川宜宾市南溪区桂花街62号刘跃琼来函摘录
                                       
   1998年3月底,未取得《房屋拆迁许可证》的重庆壁山二建司以220万元价格夺标,拆迁内北街一带平房105户居民。取得该地段房屋拆迁许可证单位是南溪县城镇房屋拆迁安置办公室(以下简称:拆迁办)。
    此举违背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78号令第二章第九条规定:房屋拆迁主管部门不得接受拆迁委托。对我们所拆迁范围的住户由重庆壁山二建司向南溪县蔬菜公司租用洪洲罐头食品厂的仓库为其一年的过渡房。省建委(1998)0290号“关于停止在拆迁过程中采用过渡安置方式的紧急通知”里也明确道:“从四月二十日起,在全省范围内,在开发拆迁过程中,对其住宅停止采用过渡安置的方式,各地拆迁办一定要以先安置后拆迁为基本原则,安置方式上以现房安置或货币化安置为主。对安置条件达不到要求的,坚决不予发给《拆迁许可证》,不得进行拆迁工作”。建设部建房[1995]387号《关于加强城市房屋拆迁管理工作的通知》,该通知第三条明确指出:要认真执行国务院颁布《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第十二条的规定,在房屋拆迁前,拆迁人与被拆迁人一定要先签协议后拆迁,不能先拆后签或者不签就拆。当拆迁人与被拆迁人就补偿安置等问题达不成协议的,要按照《条例》第十四条处理。要允许被拆迁人采取“产权调换”形式进行补偿。拆迁人在房屋拆除后必须履行协议。用于被拆迁人回迁房或异地安置用房要符合设计标准的要求和建设质量。对其配套设施,必须同步建设,以保证被拆迁人基本生活需求。
    上述通知是对《条例》最权威的解释,当拆迁人与被拆迁人达不成拆迁协议时,要允许被拆迁人采取“产权调换”形式进行补偿?拆迁人必须遵守。拆迁人坚持作价补偿,不允许被拆迁人产权调换,就是严重的违反通知的错误行为。
    户主韩卫宇至今未与开发商或拆迁办签定有任何拆迁协议和过渡安置协议,也从始至终主张的是原地“产权调换”。
    我家房屋所在一级黄金地段临街由南向北面积110.7㎡(实际面积140㎡),土地使用权面积146.06㎡,经营毛衣编织、副食和餐馆,1998年被强制拆除,事后一年拆迁办请宜宾市房地产估价事务所做出评估结论:房屋房产价155元/㎡,门面加价50%,110.7㎡合计总价值19030.13元。更凑巧的是,1998年房屋强行拆迁后一年评估报告得出的价格刚好是1998年拆迁办给出的补偿协议的单价,违背国务院78号令第三章第二十条:“作价补偿的金额按照所拆房屋建筑面积的重置价格结合成新结算”的基本精神。
    土地使用权由政府在1998年3月开发商还未进场时宣布无偿收回,并同时宣布土地使用权作废。而政府实行拆迁公告时间是1998年5月。原地由重庆壁山二建司开发,理所当然就是政府开发商说的,你们的烂房子,只值这个价。原来的临街几十户平房门面全部开发成现在的临街底层几十间门面(1998年4200-4500元/平方米)和后面小街几十间门面(2500元/平方米),二楼以上几百套全是商品住房。而拆迁办补偿我的全部房产总额19030.13元,只能购买开发商开发我原地临街门面不足4个平方米的房产面积。在我们不服的情况下拆迁办又采取用桂花街二级地段,市场价(1999年1月)每平米1800元的32个平方米门面调换我的一级地段口岸110.7平方米房产并且还要我补6000多元,这32个平方米门面还包括了一个厨房、一个厕所、一间寝室、门面面积约10平方米。由此可见,城建部门此举严重违背政策政令,显失公平。
    我家是该房屋的合法所有权人,依法拥有其处分的权利。我国《民法通则》第71条规定:财产所有权是指所有人依法对自己的财产享有占有、使用、收益和处分的权利。要求产权调换是依据上述法律规定行使对自己所有财产的处分的权利,且这种处分又符合法律规定的处分范围。并一再要求行使这种合法的处分权利,从未要求过作价补偿。但城建局却一再坚持作价补偿,不知道是何居心。
    城建拆迁部门不尊重我提出产权调换的合理要求,坚持作价补偿,对我的房产采取交换,但进行的是异地安置,被安置地是偏远的桂花街,被告的这种安置在理论上无法律依据,在事实上显失公平。
    按南溪县有关部门的划分,我家房屋地处一类街道,被安置的桂花街36号(现62号)地处二类街道。尽管这种划分十分粗糙,但起码可能肯定,两地之间有地价差。其地价差有多大呢?经质证,我的房屋被拆除后新建的非住宅的售价为每平方米4200-4500元,被安置的桂花街非住宅售价为每平方米1800元,两者相差2.5倍。排除两者房屋本身造价(单方造价)的差异因素,其地价差也是显而易见的。这种地价差的形成,也就是通常讲的商业口岸的形成,在很大程度是房产所有人及其他商家辛勤劳动的成果,如果没有辛勤劳动和艰苦创业其地价是不可能升值的。这种升值的价值理应归房屋所有人及其他商家所拥有。然而拆迁办仅以每平方米46.50元的区位差价一次性补偿给我。结果是我以一类地区的110.7平方米的住宅和非住宅产权加上6397的现金,换取二类地区的32.87平方米的非住宅产权;拆迁人则以每平方米1800元的二类地区的32.87平方米的非住宅产权换取原告110.7平方米的住宅和非住宅产权,同时还要收6397元现金,重新建房后又以每平方米4500元的价格售出。
    对韩卫宇在南溪内北街7号房屋的营业房实行产权调换,住房实行作价补偿,作价补偿按安置价结合成新计算,产权调换实行区位补偿等面积以结构差,超面积按商品房价格计算。这种“产权调换实行区价差补偿”只允许“住房实行作价补偿”的说法和作法严重违背四川省、国务院房屋拆迁管理条例基本精神,从国务院、省、到地方房屋拆迁管理条例相关文件里也找不出南溪县建设局(1999)南建字01号裁决书所发明的新词——“产权调换实行区价差补偿”,而区位价差按照他定的每平方米46.5元计算,我的房屋由他人来定营业房面积多少,住房面积多少,由他单方面计算补偿我的总计区位差价1122.98元,原址修建的商品房每平方米4500元,强制搬迁至的桂花街门面房售价1800元/m2,就当时的区位价差即为2700元/ m2,和他们计算的每平方米46.5元,相差58倍。
    这种结果确实显失公平,且于法无据,于情无理,可以说是对老百姓合法权利的疯狂剥夺和劳动成果的野蛮侵吞。
    按我国现行城镇非住宅拆迁安置的惯例是有条件原地返迁的,就应当原地或就近安置。比如《成都市城镇基本建设拆迁管理条例实施细则》第34条就规定:拆除非住宅房屋按照城市规划,准予原地安置的,必须原地或就近安置。成都市是四川省的省会,其相关政策对全省应当是有其指导意义的,采取原地或就近安置是既保护了被拆迁人的正当合法权益,也不侵害拆迁的利益,有利于社会的安定团结,当然按城市规划被拆除的地块不是新建非住宅(营业用房)而是新建公益事业,如学校、医院等,不具备原地返迁条件的,则是按被拆迁房当地(同类别地段)营业用房的市场价给以补偿。只有这样才符合《民法通则》第4条规定的民事活动中的公平原则。
    既然异地安置无法律依据,我家的房屋被拆除后又修建的非住宅商品房,就应当对我家进行原地返迁,实行等产权调换。
    拆迁人认定我家营业用房面积为24.15平方米无依据,长期以来我的房屋面积都是一百多平方米全部用于营业,而绝非拆迁人所说的24.15平方米。
    请求领导督促相关部门,本着实事求是的原则,按照国家政策对我家南溪北大街7号私有房屋尽快地给予妥善解决。谢谢领导!
                             
laiyuan :http://www.cjxww.tiv.cn/show.asp?id=8317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3)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